Steal

啊【

嘿嘿
我是不是没发过
【【
是约别人的稿子  生日时忘了【

你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妖力,强大的妖风夹着粉尘让你睁不开眼。当一切归于平静,你激动得看向召唤阵,脸上的笑容却在一瞬间凝固。
妖刀姬。
她平静的看着你来不及掩饰的失落,金黄的眼睛露出些许不解。但是很快,她就从庭院里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妖力。她当然明白了一切。“抱歉。”她最后这样说到。
声音很平静,你只顾着难过,没有听出里面的一丝悲伤。
“没关系。”你强打气精神,笑着对她说,“欢迎来到我们寮。”
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你把她安顿到偏僻的一阁,同时来的灯姐被带去觉醒,而她坐在树下,看着飘落的樱花出神。
明明还是寒冬,这里却意外的生机勃勃。自从作为可怕的兵器妖刀被封印后,她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生命的活力了。
“这是咒。”
桃花笑着坐在她身边,看她恍然醒觉,眼底闪过了不安与警觉。
半响才平息下来,她轻轻接住了飘落的花瓣,看向天空,仿佛只是不经意间的叹息:“这一切都会消散吧。”
桃花怔了一下,然后笑着回答她,“咒,就是你的心。”

那个晚上的月色很好,她静静的坐在床头,听门外的虫鸣。明明知道是咒,她却愿意贪婪的享受这时光。
隔壁传来了谈论声,她听出了自己的阴阳师的声音。
“这是寮里第2把刀了,我实在养不起了。”
这样……啊。
“下期神龛就要出限定ssr了,你可以把她反魂了,去换你想要许久的一目连啊。”是一个陌生的男声。
反魂……?
“可是,我担心我到时候会舍不得。”
“那早点反魂,趁羁绊还不深。”
后来隔壁在说什么她就没有听清了。仿佛只是偷听到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一样,她吹灭了灯。
“晚安。”她轻声对阴阳师说。

你第二天下定决心把妖刀反魂了。
你试图向她解释一切,可是在那澄清的目光下,却什么都说不出。
最后是博雅帮你解释的。你躲躲闪闪,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好啊。”她却很平静。在你错愕的目光下,走向了神龛。
你没有追上去,你知道自己会后悔。
你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然后在神舍前站定。
消失前最后一秒,她回过头,笑着向你说了什么。你没有听清,跑过去时,只接住了那些冰冷的御札。

几天后,你如愿得到了一目连。那时你才想起来翻开妖刀的传记。这是院里妖刀交给自己的,说是反魂的小伙伴写下的。妖刀第一次那么与你靠那么近,虽然妖气驱动着衣服上的花瓣,看起来美丽动人,却挡不住凛冽的剑气。你不小心被划破了脸,然后看到了她抱歉而失落的目光。
传记上面的笔迹娟秀温柔,有一页夹着樱花,是院子里的。本来应该消失的东西,却被她用妖力保存了下来。
你愣了一下,你没有想过,那个冰冷的式神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内容不多,没有过往。你耐心的读下去。
妖刀很强,毋庸置疑。如果说院子里这位,她始终是被当做战斗式神来用的。于是你惊讶于见到的一切。
她说,请不要靠近她。
她说,她不想伤害别人。
她说,只有弱者才害怕被伤害,为此不惜去伤害别人。
她写的是她自己,但是所有妖刀都是这样。
你看向自己寮里那个满级的大妖,她坐在树上,静静的看向你。目光清澈。你想到了另一把妖刀刚召唤出来的模样。
第一把妖刀也许还有选择强大的权利,但是她一无所有。
她因为温柔,不愿伤害别人。明明渴望生命,却还是选择成全弱小的你,静静的流逝了自己的生命。
这不是她的温柔。她说。这是因为她的弱小。
骗子。
温柔的是她,而弱小的是你啊。
你突然泣不成声。
如果你再强一点,是不是……?

故事的最后,你知道了那天妖刀说了什么。
当时在神龛周围的莹草绞尽脑汁的回想,终于给出一个模糊的答案
“大概是‘后会无期吧?但是她眼底明明是那么温柔的光,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你没有再说话,只是握紧了衣角。
因为这就是妖刀啊。




补充一下:
希望抽到妖刀的好好对她。
反魂了第3把抽到的刀,后来给她解锁了传记,非常难过。

谁来为他们发声?

自勉

变态十:

每一个人都需要关注


我是一个画手
我很敬佩文手
文手很累
但是不代表画手不累
微博从几百粉到八千多粉丝摸爬滚打了几年
我一直希望自己有价值
后来有人看我的画 有人给我评论
有人给我转发 有人关注我
因为我努力了
我在不停的画
就像文手在不断的钻研一样
所以四年 有了现在


文手不容易
画手也不容易
每个人都需要热度 需要评论
这是证明自己价值的最快捷方式
看到自己喜欢的画就去点个喜欢点个推荐
举手之劳 能让一个人重新振作啊


Muize.lupe:






写在前面的话







  • 杂谈允许转载




  • 个人见解,肯定含有大量的个人观点,但是非引战




  •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回复评论,但是如果引战类评论会删除,撕逼苗头的评论会删除,请自行去私信。




  • 对我有人生攻击意味的评论会删除。




  • 不求每个人都认同。










 




今天又看到了关于文手比画手辛苦这样言论的说说,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谈谈自己的观点。




我必须要说的一点是当你们在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请想想看,在你说这样的言论的时候对于一个画手否定有多大?




 




我并没有说你们双标的意思,作为一个文手我是理解当你们发出这样的文字的心情的。但是同时,作为一个从默默无闻走到现在的写手,一个纯写手,一个认识并且接触了很多画手的写手,我却想为画手发声。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不甘,但是同时,这个世界史公平并且不公平的,比起你们所抱怨的不公平,更多的是公平不是吗?




 




我们来根据经常谈论的几个现象来说说。







一个cp的热门多为画少为文







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时代是一个快餐时代,比起耗费大量的时间去阅读一篇长达几千甚至上万字的文字,一张好看的,直观的,充满视觉冲击的画相对于文来讲,确实很吸引人。




但是我想提的,却是一个大家很少会想到的观点。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去写这篇文,是为了什么?




说对于喜欢一个cp或者说去写出什么其实都是虚的,因为在同人创作者之中,大部分的人群都正处于12岁(初一)到25岁之间,真正说能做到对于众人评价抱有完全无视的态度的人太少太少了。




我们比较直观的来讲,你去创作,多数都是为了读者。




那么我比较直白的说一句话,可能很严肃,可能很多人对这句话非常不屑,但是同时,也可能将很多人打醒。




既然,你不愿意去迎合你的读者,那么,如果你一没有无视这样的冷遇的勇气,没有耐得住寂寞的心,二没有在哪里都能发光的实力。那么,你还在抱怨什么?你该抱怨什么?你该做什么?




 




再者,我必须说一点的是,在现在,有多少文手能甘愿寂寞的去磨一篇足以支撑他得到那么多喜欢的一篇文?而这样的作者,在写了一年,并且坚持发粮之后,又有几个,还是那样默默无闻的?




 




而同时,能上热门的画手爹爹们,在你们看到他们高超的画技之前,你们可有想过这位爹爹,从入门到现在,画了多久?画了多少?




 







画比文更容易涨粉,更容易火。







 




对于这一点,前者我是赞同的,这个我也不藏着掖着。后者我否定,完全否定。




说句实在话,在主页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好看的画,我去戳他的头像,看到他的主页有我喜欢的cp的画,我会去点关注。但是被推荐到我的主页的文,我不一定会去看,也不一定会对这个作者点关注,即便是他的热度再高。事实上我的七百多关注至少有五百多是画手。




 




但是同时关于第二点,我给你们讲一个实例。我和我绑画阿曼。




目前我的粉丝数是3200+,阿曼的粉丝是400+,同样是画手和文手。




其实对于阿曼的粉丝数我是真的,特别心疼的,因为我跟她很熟,所以我了解曼曼,她的空间相册里,去年一年,初三的一年,画了一百多张画。




还有一位爹地,一位孩厨,一年画了五十多个孩子。每一个都有详细设定,好看的让我想要嫁的那种好看,但现在也几乎没有人看她的画。




还有我发现的很多爹地,无论是人体还是上色都爆好,又很高产,但是一张画的热度只有不超过二十的热度。




很触目惊心对吧?我看到的时候也很触目惊心,甚至是心疼的想要将他们告诉全世界那样的冲动。是不是似曾相识?是不是感觉有所共鸣,因为文手之中有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在你们为自己抱不平而侃侃而谈,而高谈阔论的时候,谁来为他们发声?




不公平的现象哪里没有?无论是文手还是画手。谁没有沉寂不被人所知的时候?谁没有努力但是得不到回报的时候?




是文手的专属吗?不是。




画手就一定比文手要容易出头吗?不是。




既然这些都不是,那么这样的偏见从何而来?




 







最后一点却不是列现象,而是我作为一个文手,想对各位文手说的一些话。







 




我与大家相同,可能很多人看着我现在一篇文章大几百的热度的时候,是很难以想象我以前的一篇文章最高热度不会超过四十并且是在平均热度都在三四十的圈子里,我的文章最高热度才刚刚够到了平均热度的线。




甚至在我最开始写凹凸的同人文的时候,一翻凹凸的主页,文章都在一百到两百以上的时候,我磨了一个星期的一篇四千加的文章,热度只有三十多一点点




甚至我去年一年的写作,写了近三十万字,也只涨了不到七百的粉丝。




我列出这些例子是想说什么呢?




没有谁的成功是一蹴而就,但是也不会谁努力了很久很久,却全无回报。




我相信每一个人第一次进入lof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热度或者是关注数,而是每一篇文章下面那个,只有作者能看到,现在却很少人去看的浏览量




我的文章,有几百几千的浏览量啊!有那么多人看啊!这种最开始的,最简单的感动,你还能拾起吗?




第一次收到小红心




第一次收到小蓝手




第一次收到写的真好!这样的评论




第一次收到长评




第一次收到画手爹爹的同人创作




那些感动啊,那些支撑你继续写作下去的东西




你还记得吗?




 




谁来为他们发声?




谁来为心有不甘的画手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那些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喜欢的别人不喜欢的事的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当初那个那样感谢画手爹爹的你们发声?




谁来为单纯的忠于写作的自己发声?




我一直都觉得初心这个词是个很矫情的词,但是我却很想在这里用这个词。




只要你有初心,只要你有耐得住沉寂的勇气,只要你有满足于现状的心态,只要你慢慢的丰富自己的羽翼,给予自己足够的实力,那么,你是画手还是文手,又有什么不同?


一些摸鱼
什么时候体验下上色吧【】

不是死号